EN [退出]
外出就餐>中国新闻

_聂树斌案受害者家属一直申述:不相信凶手是聂

2017-11-20 01:43

《新闻1+1》2013年6月25日完成台本

——“聂树斌案”:死去的与活着的

(导视)

解说:

18年前,聂树斌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被判处死刑;18年后,站在被告席的上的王书金到底是不是真凶?今天上午,河北高院对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上诉案开庭再审。

范世辉 新华社记者:

参加旁听的大概有二百多人。

解说:

提前四天发布公告,通过微博直播庭审,邀请人大代表、学者、律师、记者、群众现场旁听,王书金案究竟会对聂树斌案产生什么影响?

范世辉:

对他(王书金)的审理有助于弄清楚聂树斌的案子到底是冤的还是不冤的。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聂树斌案”死去的与活着的。

白岩松 评论员: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1994年,很久很久的以前了,河北石家庄的西郊发生了一起强奸杀人案,很快也抓到了一个犯罪嫌疑人,也审了,也判了,然后死刑,很快1995年就毙了。毙完之后,这事没了,十年之后又抓着了一个强奸杀人犯,审着审着,居然开始交待,十年前那起案子说是他干的。这事可麻烦了,十年前因为这事已经毙一个了,如果要是他干了,究竟该怎么办?于是所有社会各界都开始关注这样一个案件,一转眼又八年时间过去了。今天,八年前的案件再审,一个再审无数谜团,那起案件到底谁干的?

(播放短片)

范世辉 新华社记者:

不到8:30的样子,当时在法院南门的西侧已经聚集了媒体、群众,还有一二十名记者在排队办理旁听证,而且当时已经有一部分记者已经办理完了手续,已经进入庭审现场,媒体是非常多的。

解说:

对于王书金案,早在四天前,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在官方微博发布了再审的时间和地点。昨天,他们再次发布信息,对于今天上午的庭审,将通过官方微博播报庭审相关的信息。

上午9:00,王书金被带入法庭,而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和聂树斌的姐夫也在庭审现场,参加旁听的还有人大代表、学者、律师、新闻媒体记者及当地群众,共两百多人。河北高院的微博直播,在9:03分发出了第一条消息。

范世辉:

公众对这起案子其实了解的并不太多,大家可能也就是从网上看到,一边倒的群众比较多一点,也就是说是冤案,要纠正什么,而他们可能掌握的事实比较少。河北高院这次微博直播,披露了一些细节,这些细节有利于公众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解说:

王书金案,在2007年3月,已经由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刑事判决,而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主要是原判认定的三起故意杀人、强奸犯罪,事实属自首,应从轻处罚,所供述的在石家庄市西郊强奸杀人,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属重大立功,应从轻处罚。上述人王书金提出的自首问题,在第一次开庭时已经审议,合议庭决定,此次开庭,只对上诉人王书金提出的,供述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构成重大立功的上诉理由进行审议,而这也是舆论最关注的焦点。

范世辉:

王书金这个案子牵扯到以前发生聂树斌强奸杀人案,对他的审理有助于弄清楚聂树斌的案子到底是冤的还是不冤的。

解说:

今天的庭审,王书金的辩护人认为,王书金供述的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可以认定,应该是王书金所为,而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答辩则认为,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王书金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的实际情况在关键情节上存在重大差异。检察员认为,王书金供述的关于被害人的尸体特征,以及王书金供述的作案时间、作案手段、被害人身高等,与实际情况存在巨大差异。庭审中,控辩双方都充分发表了意见,最终辩护人要求查阅检察员在庭审中出具的证据材料,要求休庭做辩护准备。合议庭同意了辩护人的请求,宣布休庭,开庭时间再行确定。

白岩松:

非常多的人都在关注这样一个重申,绝不是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离奇的刑事案件,而是因为所有人都在关注中国司法的公正,以及如何更好地走向公正,这个过程充满着痛苦,甚至充满着让很多人可能情绪都很难平静下来,但是我们必须回到法律的本身。现在从这个案件来说,有四种可能,我们来看,第一种可能是王书金是真凶,而聂树斌不是。第二个,王书金不是,聂树斌是,但是这就需要有更确凿的证据了,而当初判他死刑的时候,他也只有口供,而没有更多确凿的证据。第三个,王书金不是真凶,聂树斌也不是,那么谁是,那是下一步的问题。第四个,证据不足,疑罪从无,聂树斌无罪。我们看这四种可能里头,聂树斌是只占25%,而且还需要进一步的确凿证据,但是现实是聂树斌已经死了,而王书金还活着。

那么究竟整个今天的这样一个重申、庭审,关注的状况如何,一些细节又是怎样,接下来我们要连线采访这件事情的本台记者李文杰。

(电话连线)

白岩松:

李文杰,你好。

李文杰:

你好,岩松。

白岩松:

这个重申一定是非常的少见,因为被告要宣称说这个案件是他干的,但是检方说不是他干的,我不知道你在现场听到双方陈述主要着力点都是什么?

李文杰 本台记者:

没错,王书金在8年之后,再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今天王书金在庭上首先就描述了,他在石家庄这起案件作案的全过程,包括他说他是在跟踪了被害人一个星期后下的手,包括他是如何先掐晕被害人,然后再强奸杀害一些细节,他说的很详细。但是河北省检察院发表答辩意见的时候,认为王书金的这种说法不成立,王书金并不是石家庄这起案件真正的凶手。

他们主要的分歧有四点:第一,被害人尸体的特征的供述上,被害人检方认为,当时尸体身穿白色的背心,脚穿呢绒袜,还有一件花衬衫缠绕在颈部。但是王书金的供述,是被害人全身赤露,没有供述被害人颈部有花衬衣。第二,杀人手段的供述上,被害人全身未发现骨折,被害人是窒息死亡,但是王书金供述,先掐被害人脖子,然后用双脚腾空跳起来,跺被害人,致被害人当场死亡的,如果被害人是被人跺死,尸体不可能没有骨折。第三,作案时间上的供述,检方认为,这起案件发生1994年8月5号下午五点以后,但是王书金却始终供述是在中午的,也是下午的两点左右做的案。第四,被害人身高分歧,被害人的尸长1.52米,王书金却供述被害人比他稍微低了一点,身高跟他差不多。

白岩松:

这四个分歧,大家听起来也是云里雾里,但是检方陈述很重要的一个事实,他没到现场,怎么能描述这么多情节,但是检方说,他当时其实就在案发的附近几百米的厂子里打工是不是?

李文杰:

对,今天检方指出了,这起案件之所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因为王书金供述出了当时现场的部分情况,但是检方提出,王书金当时正在案发的一个工地打工,距离案发现场,直线距离只有150米左右。包括王书金的供述,他在打工期间,中午不休息,经常在工地周围转悠,所以他对周围的环境比较熟悉。另外非常关键一点,案发后公安机关曾经找王书金及其工友了解情况,所以王书金供述出这些部分情况也不足为奇,检方是这么认为的。

白岩松:

插一句话,他要是想编故事的话,其实是拥有有利条件的,因为他还是了解整个案件相应过程,只不过说到细节的时候,出现了前面介绍的四个分歧,但是接下来,我们也非常关心的是,今天接近20年前的聂树斌案的母亲,一直在为他做申诉,包括他的姐夫都在现场,你有没有观察,他们两个人的反应是什么样?

李文杰:

没错,聂树斌的母亲,我们之前在庭审的头一天,也是到了他们家。第二天,他和他的姐夫专程从石家庄老家赶到了邯郸,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我也注意观察了,包括聂树斌的母亲,还有聂树斌的姐夫,非常注意听整个庭审的过程,因为王书金有一个非常浓重的河北的口音,但是我看他们都是侧耳在听着每一个细节。

白岩松:

非常感谢李文杰给我们带来的介绍和相关的很多细节,谢谢。

接下来我们就要继续去关注一下了,1995年被毙的聂树斌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那起案件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我们再来详细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今天在王书金案再审的庭审现场,两位现场旁听者受到的关注,甚至超过了王书金本人,他们就是聂树斌的母亲和姐夫。上午11:20分左右,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走出庭审现场,简单接受了媒体采访。

张焕枝 聂树斌的母亲:

我希望政府也好,法院也好,给我一个清白,给我一个交待。

解说:

聂树斌案发生在1994年,这一年的8月5号,在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一块玉米地里,一名女子被奸杀。9月23号,当时不满20岁的聂树斌,被警方带走。经过侦查、起诉、审理,1995年4月25号,聂树斌被河北省高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死刑并执行,一场奸杀案看似告破,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却出人意料。十年以后的2005年,网上逃犯王书金在河南被抓获,其供认曾于1994年在河北鹿泉强奸杀害了一名女性,并进行了现场指任,根据王书金交待的情节及指任情况,均与聂树斌案的事实相符。在王书金案被媒体报道后,外界开始怀疑,聂树斌是否被错杀。

张焕枝:

他说我看见你儿子了,(聂树斌)他只是个哭,但是他哭过以后,律师说聂树斌,我是代表家里为你的案子来的,你为什么第一次没有承认(强奸),为什么后来承认了?我儿子说,打的。这句话我到死我也忘不了。

6解说:

聂树斌是否遇到了刑讯逼供,目前我们不得而知。据1994年10月26号石家庄日报报导说,起初聂树斌只承认调戏过妇女,拒不交待其它问题,干警们巧妙运用攻心战术和证据,经过一个星期的突审,这个凶残的犯罪分子,终于在9月29号供述了拦路强奸杀人的罪行。一个星期的突审到底发生了什么?今天当王书金案再审开庭,大家最关注的自然是聂树斌案能够有所进展。在此之前,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曾表示,聂树斌案仍在依法核查中,该案案情复杂,涉案证据材料较多,一些证据材料时间跨度大。对相关证人、证言的核查比较复杂,核查工作虽已取得一定进展,但案件核查工作整体难度较大,由于还没有确定再审聂树斌案,所以律师暂时无法阅卷。

白岩松:

其实还有一个细节必须说,1995年把聂树斌判了,然后毙了之后,被害人家庭一直也在申诉,而且首先申诉的是他们,他们认为自己的女儿练过防身术,而聂树斌的体格很小,根本不可能对自己的女儿施以这样的暴力,应该还女儿一个真正的清白,到底是谁干的应该去抓住。这个细节很多年过后,让我们今天再看来的时候真是耐人寻味。我们再回到这四种,现在其实各有挑战。第一,王书金是真凶,聂树斌不是,其实重点就在于今天检方把这个给取消了,因为有很多事实等等都不符,检方这种取消当然没有最后去定,因此这个可能性正在减小。第二,王书金不是真凶,聂树斌是,这个也是大大的问号,相关人员没有提供聂树斌是的确凿证据。第三,王书金不是真凶,聂树斌也不是,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种可能性是在加大的。但是最后这个证据不足,疑罪从无,聂树斌无罪,很多都认为这是一定要确定的。

针对这一点,接下来我们也要马上连线的是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的曲新久。

(电话连线)

白岩松:

曲院长,您好。

曲新久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

您好。

白岩松:

今天肯定大家都会关注涉及到这两个问题,一个先说聂树斌,即便现在隔了这么多年回头去看,他1995年已经被毙了,但是当时只有口供,现在越来越看可能缺乏相关的确凿证据,否则有人开玩笑说,怎么会司法的有关人士腰杆这么不硬,还会重申,还会这么开放呢,您是否用今天的司法精神来判断,聂树斌应该疑罪从无?

曲新久:

疑罪从无,在1995年、1996年,刑诉法是1996年修改的,其实在90年代初期就开始确立这样一个司法原则,不能够说必须是1996年以后才能够确定无疑有这样一个原则。所以就聂树斌案件,因为现在没有再审,所以不好说它的事实情况怎么样,但是这就需要他的亲朋好友、律师、关注这个案件的媒体,还有一些社会人士,需要继续去发掘这个案件的真相。

另外,法律人士,包括河北省的法院,需要去仔细地斟酌考虑,审查案件的卷宗和审理过程,是否当时是严格地依照法律进行审问了,比如说能不能保证律师充分的辩护权,对可疑的疑点是否进行了充分考虑。如果当案件外面公众发现的事实,就是小众,比如亲朋、律师、媒体发现的事实,越来引起对原来的判决所认定的事实产生疑问的时候,案件就会有问题。

第二,更重要的就是法院自己内部出现这样问题以后,要看一看,在当年是否是严格地按照程序去做的。因为对于案件来讲,特别是刑事案件来讲。

白岩松:

我这里插一句话,简短一些,不能拿1996年疑罪从无角度来说,回头翻看1979年的刑法也明确规定,仅有口供、证据不足也是不可以的。

李文杰:

1979年、1996刑诉法,现在刚刚修改的刑诉法,在证据标准上,其实大的原则并没有变化,仅有被告人的口供是不能够定案的。

白岩松:

所以您是否支持聂树斌案重申?

曲新久:

应该讲,目前我这个案件关注不久,就我个人判断里边是有一些疑问的。

白岩松:

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的是王书金,今天也有很多人在议论,其实八年前的时候,不是供出了这个案件,其他案件已经强奸杀人其实罪行累累,而且证据比较确凿,但是却因为这件事,可能出于自保,或者其它的一些因素,起码他又多活了七八年,您怎么看待多活了七八年,大家是不是应该尊重这种,因为这里有疑问。

曲新久:

这是正常,以往的死刑案件判了,这时候有人说是我杀的,任何遇到这种情况之下,必须仔细核实调查,不能说这个案件已经办了,已经有人被枪毙了,所以这个是假的,所以一定要进行慎重调查。这放到现在,说明了当地司法机关在王书金这个案件上还是相当慎重的。

白岩松:

接下来我们要关注一个似乎是巧合,今天在浙江也有一个再审,而且也是当初认定的犯罪者,但是后来又被推翻,我们去看看这个细节。

(播放短片)

解说:

也许是巧合,今天上午,河北高院开庭再审王书金案,而远隔千里之外的浙江萧山,另一起备受关注的案件同样开庭再审。17年前的1996年,在浙江萧山,五个月内,连发两起出租车司机被抢劫杀害案件,很快,当地公安机关认定案件是陈建阳、田伟东等五人所为。1997年12月,浙江高院以抢劫罪和盗窃罪两项罪名,对陈建阳等四人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另一名被告田孝平被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陈建阳:

认为这两起凶杀案,抢了出租车以后是我开车的,当时我们律师也提出来,我自己也提出来,我是不会开车的。只要有人我陈建阳开过车,或者坐过我陈建阳开的车,那么这个事情我认都可以的。

解说:

判决生效后,就在他们经过多次减刑,即将刑满释放之际,2012年公安机关在侦查中发现了新线索,让17年前的命案出现了惊天逆转。因为公安机关在相关行动中,抓获了制造命案的真凶项生源。今年1月4号,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对17年前的抢劫案立法复查,并要求有错必纠。5月21号,浙江高院对陈建阳等五人抢劫盗窃一案启动再审程序。

白岩松:

从前年到去年到今年,河南到浙江再到河北,这样的事情近两年来,我们听的越来越多,我个人倒是觉得在非常难受和气愤的同时,看到这是一种进步,因为司法想要纠自己过去的错,想想看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应该支持这样的一种纠错,但是纠就要纠彻底,有助于今后司法更加公正。

针对这个问题,还是要连线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曲新久。

(电话连线)

白岩松:

曲院长,接二连三这样的案件,有的正在审,您觉得其实最重要抛开个体的案件,该给现在的司法从业人员提醒的是什么?

曲新久:

重要的就在于从业人员要严格地依照法律程序去做,比如说特别是对于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保障律师的辩护权这一点尤其重要,也需要提高司法的权威,给司法更高的独立性,让它权力也有能力,去排除一些非法证据,比如防止刑讯,这样才有可能更有效地防止冤案的发生。

白岩松:

另外是不是也正是通过这样案件,得让疑罪从无的案件深入人心。

曲新久:

是这样的,最高院以往往往说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不久之前,最高院其实也是要求各地人民法院要转变观念,更重要的宁可错放一个,也不能错判一个。

白岩松:

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连线,谢谢。

其实我觉得这样的案件从南到北都在提醒着当今的司法人员,当你正在审理一个案件过程当中,千万要按照司法精神和法律的程序去走,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非常有可能,假如你犯了错误,十几年后,你也会被重申,因为大家还是要去追究和建设我们司法的公正。这个话题先到这儿。

6月底,当然一如既往,这种心态会越来越着急,我们被称上史上最难的就业季,不知道有多少毕业生还没有找到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新闻1+1》和我们的很多合作伙伴,正在这个月开启“就业•有位来”,希望能为您提供您的第一份工作,开始更好的人生。

当前文章:http://4ce3b.szielang.cn/20171115_spqso/50wx.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01:43

射箭游戏  台风名字大全  家庭充气游泳池价格  一件感人的事作文350字  澳洲置业  五粮液52度价格表  珠穆朗玛峰在哪个省  宫外孕前兆  my hobby英语作文大学  蔡佳明第二段vcr曝光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聂树斌案受害者家属一直申述:不相信凶手是聂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永州mp4ba.la是假的吗_孙健康我是大明星